Alin Maive

我可以听着古琴,看似游刃有余地做完笔头工作,然后观察他人转瞬即逝的喜乐、忧虑,锣鼓喧天,轰轰烈烈。她说,我太疏漠寡淡,话语能让人心神凝静。

她不知道。我的心脏是一团爆裂的浓墨,肆意地曲扭,吞噬欲望,侵蚀神志,恨不能将它本身也揉碎、摧毁。我不端直,不冷淡,只是对他人不感兴趣。心里满溢着蓝调,摇滚,重低音。我裹在了一个玻璃罐里,沉入深海,仿佛要与自己决绝。要么保持鲜度,要么永远消失。以此活成了静默,不知生死的珊瑚礁。

评论(1)

热度(2)